细说红楼四侠之蒋玉菡:迎娶袭人的优伶,供奉宝玉夫妇的挚友

少读红楼 2021-10-13 22:15:32

说完了醉金刚倪二,神武将军之子冯紫英,冷二郎柳湘莲,今天咱们来说红楼四侠中的最后一侠——琪官蒋玉菡。

蒋玉菡是名驰天下的优伶,连贾宝玉这样不能天天出门的富贵闲人,都知道他的大名,用我们今天的话说,蒋玉菡在自己的行当里,大小是个名人。

蒋玉菡是唱小旦的,艺名琪官,生的妩媚温柔,宝玉第一次见他便十分留恋,紧紧地搭着他的手不放,也因此引出一段公案。

到宝玉挨打一回我们才知道,蒋玉菡虽是伶人,但却没有人身自由,他是被忠顺王府豢养的戏子,他与贾宝玉初见时,大概是从王府私逃出来的。

按照忠顺王府长史官的描述,忠顺王爷对蒋玉菡有一段很高的评价:“这琪官随机应答,谨慎老诚,甚合我老人家的心,竟断断少不得此人。”

由此可知,蒋玉菡是个精于世故,人情练达的戏子,在忠顺王府把忠顺王爷服侍十分舒心,所以当王府得知他三五日都不回去时,这老王爷大概不受用了,就派人去找,这就找到了贾府。

说到这,就有个问题:蒋玉菡在王府好好的,王爷对他也十分满意,为什么他不再想着回去呢?这就涉及到古代达官显贵的一个特殊的癖好——养戏子。

蒋玉菡是个男子,但却生的妩媚温柔,而且唱的是旦角的戏,也就是在戏台上扮的是女子,这对忠顺王爷来说,装扮起来的蒋玉菡,大约正是他的个人癖好所在,就好比有龙阳之好的薛蟠,见了串戏的柳湘莲……

但蒋玉菡却似乎不想被束缚在王府,于是他出来后没有再回去,还结交了另一个王爷北静王,他与宝玉初见时,刚从北静王那里获赠了一条茜香罗汗巾子,可见蒋玉菡虽是伶人,却也是个有个性有主见的男子。

对蒋玉菡来说,忠顺王可能是个糟老头子,又有个特殊癖好,时不时地让他表演,或者提一些过分的要求,蒋玉菡忍无可忍,于是决定离开王府不再回去。他甚至在城外的紫檀堡置买了房舍,这显然是要单飞的意思。

可忠顺王毕竟是王爷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想找一个戏子还不容易?派人全城搜捕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?最后就找到了贾府,贾宝玉说出了蒋玉菡置买房舍的事情之后,他挨打之后就做了一个梦:只见蒋玉菡走了进来,诉说忠顺府拿他之事。

宝玉的这个梦,也相当于是交代了蒋玉菡当时的结局,他可能还是未曾逃脱忠顺王的手心,再一次被带回里了王府,这之后前八十回里,再没有蒋玉菡的故事,直到八十回之后。

八十回之后,有两件事与蒋玉菡有关,一件是娶了宝玉身边曾经的首席丫鬟袭人为妻。这个前文中也都有伏笔。

袭人的判词里提到:堪羡优伶有福,谁知公子无缘。也就是说,袭人后来是嫁给了伶人为妻的,她并没有成为宝玉的姨娘。而这个伶人就是蒋玉菡。

宝玉等人行酒令一回,不知袭人的蒋玉菡就说过一句酒令:花气袭人知昼暖。而这句诗也正是袭人之名的来源。加上宝玉送给蒋玉菡的汗巾子正是袭人的,而回到家的宝玉,也偷偷地将蒋玉菡所赠汗巾子系在了袭人腰上……

这些伏笔,都指向了一件事,八十回后,袭人嫁给了蒋玉菡。而脂砚斋的一句批语,又提到了与蒋玉菡有关的另一件事。

原文二十八回有一段批语:茜香罗、红麝串写于一回,盖琪官虽系令人,后回与袭人供奉玉兄、宝卿得同始终者,非泛泛之文也。

这段批语交代了两件事,一件是袭人最终嫁与蒋玉菡为妻,一件是蒋玉菡与袭人婚后,曾一起奉养过宝玉宝钗夫妇。

袭人原本是宝玉的首席丫鬟,又曾是被王夫人默认的准姨娘,为什么最后却嫁给了蒋玉菡呢?从脂砚斋透露的袭人离开贾府时曾叮嘱宝玉“好歹留着麝月”来看,她应是到了婚嫁年龄,被打发出去的。

作为侯门公府待过的大丫鬟,如果是完璧之身,自是十分吃香的,但袭人早已与宝玉有云雨之情在先,因此,想要找一个好人家就不是件容易的事了,她判词里的“鲜花”和“破席”的意象足以说明问题。

有没有可能,在蒋玉菡得知袭人身份后,因念着与宝玉交情,将袭人收留,后袭人感其情,又与蒋玉菡说明自己已被从贾府打发出来,于是两人便成了夫妇?这么看来,蒋玉菡不惧流言蜚语,也不因袭人并非完璧而嫌弃她的举动,的确称得上是个大丈夫。

不仅如此,后文宝玉宝钗婚后不久即遇贾府抄家,贾府大厦倾颓,子孙流散,宝玉曾深陷狱神庙,而宝钗估计也未能幸免,在两人被放出后无家可归,正是蒋玉菡袭人得到消息,将两人接回家,仍旧像过去一样,当成主子供奉起来,没有任何怨言。

对袭人来说,贾宝玉本是她的旧主,供奉是理所当然的,而蒋玉菡与宝玉本是交情极好的朋友,大家地位对等,本无供养一说。但他也因与袭人的夫妻身份,把宝玉宝钗夫妇当作主子一样供养,这种雪中送炭重情重义的举动,令人感动。

蒋玉菡不惧忠顺王府势力,敢私自逃出来自己去城外置办产业,其勇气就令人佩服。而他刚得到北静王的馈赠,就因与宝玉相见恨晚而转赠北静王之物,可见蒋玉菡是个重情义轻财物的君子。

他从未带有色眼镜去看已非完璧之身的袭人,甚至娶她为妻,这在古代,也不是常人能做到的。而贾府被抄家,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情况下,蒋玉菡竟不怕引火烧身,与袭人一起供奉宝玉宝钗夫妇,且是得同始终,这份情义若非真正的生死之交,是做不出来的。

我甚至相信,在得知贾家被抄家后,知道宝玉落难的蒋玉菡,也曾利用自己的圈子和资源,多方奔走,为解救宝玉出过不少力,或者他还有过更多侠义之举。只是,我们无缘得见了。

蒋玉菡的所作所为,称得上是不折不扣的一个君子,堪配一个“侠”字。

作者:夕四少,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。

1 评论: 0 阅读:342